12月31, 2018

写在2018

不动明王

封面画师:KzcJimmy

这一年对我来说非常特殊,我想不到什么好的词语来形容,便以简短的“写在2018”为标题吧。想在去年年底的时候没有什么合适的地方让我瞎逼逼叨叨,便在今年3月搭起了我的第一个博客,于是我也成了一个啰嗦的“中年老男人”?

还记得去年跨年的时候,我发了这么一条朋友圈:“2018,做想做的事。”

确实,整整一年,我都是这么做的。


首先呢,在这一年我萌发了对网络安全的兴趣。本来定好了在寒假刷算法题的计划,但是时间基本都被我用来“瞎折腾”去了。在大一的第二个学期,我以时间调不过来为由退出了 acm 队。不是因为我丧失了对算法竞赛的兴趣,而是相比起来我更喜欢安全。

退了 acm 队,我有更多自由的时间去学安全,也会自己报一报 ctf 比赛。

有些人认为我只是目的性地在搞 ctf,我很反感。我搞 ctf 是为了促进学习,不然很多漏洞我也挖不出来,只能成天捏着个扫描器。若真是目的性强,我都不会退 acm 队。首先,acm 队有学校的支持,有实验室,比赛有学分拿。ctf 有个啥?更别说目的了。我自己搞 ctf 又累又苦逼又没奖励还给人说三道四的。

其实都没有所谓,自己喜欢就行了。虽然目前还很菜,但相信我能慢慢变强。


说到挖洞,在过去的一年间我找出了一些 web 漏洞,有学校自己网站上的,也有外包平台上的。个别漏洞被我放在了在以前的博客上,造成了一些麻烦,已删除,抱歉。

挖洞很累,对于玩渗透的人来说,扫描器有时会是更有价值的东西,无须掌握漏洞的原理也可以随心所欲地 getshell。以前没有怎么接触扫描器,只是自写了几个探测用的 Python 脚本,对服务扫描、漏洞扫描等东西接触甚浅。考完试后打算系统地玩玩扫描器,当做消遣。


很多人会问我最近在做什么,我有时会回答:“在填坑”。

什么是“坑”,我认为就是些小目标、小工程。在大多数时候,它们和学习等正事没有太大的关系。如果我跟你说在填坑,你可以认为我最近又不务正业了。

其中有两个坑是我在初中、高中时期就挖好的。一个是自己构想好的一种棋类游戏,在大一上学期 C++ 只会点皮毛的时候,我硬着头皮用1200+行的丑陋代码实现了。当时是个周末,我从中午连续不断地敲到晚上8点(算是提前体验了一把程序猿的生活??)。

另一个坑呢工程量就比较大了,是以前想好的总计71个三国杀的武将(我真是有够无聊的~)。太阳神三国杀很好的满足了我这个需求,而且我现在也有能力去实现。目前的进度是16个武将,用了2300+行 Lua 代码,别看这个数字不大,敲起来其实是很花时间的。

首先就是技能的编写,以前构想的技能中有一些非常离谱,我不得不用一些复杂的方法去实现,还有个别技能是根本无法实现的。无法实现的时候,我就要在以前的想法上做一些合理化的改动。

技能实现后,就要写电脑的决策,也就是 AI,当然这个和人工智能那个 AI 不搭边,少于 1% 的游戏会使用真正意义上的 AI,我这里指的是“游戏的 AI”。这玩意比写技能难度大很多,原因是 Debug 极其困难。写技能的时候,我可以用一个比较明显的“效果”来标记程序的每一个判断或循环,从而实现类似于调试的效果。而编写 AI 时,无法对“效果”进行操作,调试程序全靠脑补和眼力,电脑各种智障的行为经常搞得我抓狂。(好吧,其实是我不会用 IDA,是时候入坑一波逆向了?)

当然,成功写出来一个将还是挺有成就感的。尤其是电脑也能用类似于我的思维去 play 的时候,仿佛自己是个导演,编织着一出无声的舞台剧。

接着就是新挖的坑了,目前能力还不够。可能等能力够了,我又会不惜代价地去填吧哈哈哈。

为了填坑,我有时甚至会放下安全以及学校课程的学习时间,因为开心。但是我不希望填坑占用我太多的时间,希望明年我能稍微克制填坑的热情,先把正事做好。


在这一年中,我浪费了大量的时间。抛去我用来学习、填坑的部分,还是有大量的时间消失了。其实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做了什么,只是不明不白地,时间就过去了。也许把这些时间利用好,我的线代也就不会凉了吧。。。

再说说这学期吧,这学期是我游戏打得最少的一个学期。从学期开始到现在,我已经3个多月没有碰游戏了。当然自写三国杀不算,毕竟这玩意至少能锻炼我的编程思维。

希望在2019,我能利用好时间,把每一天都过得充实。

本文链接:https://blog.cindemor.com/post/2018.html

-- EOF --